黄金企业近年来竞争激烈

黄金企业近年来竞争激烈

  十年来创造出惊人成长业绩的黄金产业,面对铱粉几乎全线日,深圳一官员私下告诉记者,“深圳罗湖区是全国黄金最大的集散地,黄金掺铱粉事件曝光后,黄金产业的声誉啥时能回来,这个事弄得罗湖区政府官员紧张兮兮的。”

  目前,深圳已有大大小小1000多家黄金珠宝加工生产企业,从业人员10多万人,年制造加工总值约占全国的70%,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黄金珠宝首饰制造生产基地和贸易集散地。

  3月16日中午,在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罗湖分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被记者围住的稽查科科长李广斌满头大汗,“下一步有考虑对罗湖区的黄金企业进行地毯式检查。”

  但这样的行动来得太晚。一位黄金加工企业高管透露,2004年就发现一些不法商人把铱藏到黄金里面,当时国内检测不出来。“我们收集部分产品送到香港去检测,检测出来后我们才知道是黄金里含铱,我们很震惊。”然而,该企业却选择把这个事情隐瞒下来,“老板不想伤害整个产业链。”

  9年之后,事与愿违。黄金掺假早已从最初加工厂给黄金掺和大颗粒的铱,进化到掺和小颗粒的铱甚至是铱粉。

  深圳市粤豪珠宝有限公司行政总监周庭达告诉记者:“在掺和铱粉的初级阶段,因为铱的颗粒比较大,在黄金加工的过程,锉刀很容易损坏,掺假容易被发现。而现在的铱粉细小,对锉刀就没什么影响,一般的检测仪器也很难发现。”

  掺铱的背后是能够带来巨额的利润。目前,每一克铱的市场价格为50到90元,每一克黄金的市场价格为300到400元,悬殊的差价诱使一些商家以铱冒充黄金。上述黄金企业高管表示:“黄金这个行业以前比较封闭,特别是批发,没什么人进来,爆料的话也没什么人去更多地了解。”

  隐瞒了长达9年之久的黄金掺假,直到近期才被曝光。事件曝光后,周大生公司紧张展开调查,已初步查明该批次产品来源于一个供应商,涉及千足金饰品148件,1499.28克。

  在记者采访中,周大生公司承认其在供应链组织管控上存在疏漏,没有有效监管上游供应商的生产工艺。周大生管理层表示,他们在向黄金生产企业进货的时候,的的确确是按照“千足金”付的钱,可没有想到检测出来居然含金量不足。

  福建省宝玉石协会秘书长王乃珠介绍,周大生涉及的“含铱金”,是由于其供应商将部分产品委托给一些福建莆田人开办的小型工厂进行加工。这些工厂往往规模小,员工少,生产不规范,导致黄金饰品中铱含量过高。

  深圳市宝如行首饰器材有限公司销售负责人张海春告诉记者,目前周大生这类企业用的检测仪器大部分是光谱仪。例如,劳伦斯实业在2007年购买EXF6800,深圳艺华珠宝在2009年购买EXF7800,山东招远黄金深圳公司在 2010年购买EXF7800。

  张海春说,如果铱粉平均熔化到金里面,金的表面也会存在铱原子,就可以用光谱仪来测。问题就在这里,如果小颗粒的铱粉埋在金子里面,就很难测出来,光谱仪只能测到金子0.03毫米以上的表皮。

  “对于埋在金子里面的铱粉,只能采取破坏性检测,把黄金饰品剪断,检测其横截面。但这样检测成本很高,整个黄金饰品就只能当废品来处理。”张海春表示,一旦自检没问题,周大生必须承担相应的损失费。

  值得注意的是,黄金企业近年来竞争激烈。周庭达表示,“金企从上海黄金交易所购进原材料,通过加工再销售出去,一克金加工费多少,同行都很透明,按重量算工费。而同行为了提高竞争力,必须在其他环节节省成本。”

  减少检测的损失费,是节约成本的一个环节,如此一来,金企选择少用破坏性检测。周庭达表示,周大生是没办法一件一件去破坏性检测的,加工厂正是看到这一漏洞,而把铱粉埋在金子里面,从而避开光谱仪的检测。

  一位周大生的供应商高管表示,“周大生是我们的大客户,占供应量的10%~20%。他们从我们这里批发产品后,送到质监部门检测,有检测数据后,挂上检测单才能上柜销售。周大生的千足金证签,一定是国家质检部门通过检测才能挂的。”令人疑惑的是,周大生挂签的千足金,最后被央视交由另一质监机构进行检测时,结果却大相径庭,被认定不合格。

  3月16日,针对央视“3·15”晚会上曝光黄金掺假的有关线索,深圳市市场监管局罗湖分局对“周大生珠宝”、“百泰珠宝”进行检查,并依法抽样送检。经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周大生抽样8批次,合格8批次。百泰首饰抽样11批次,合格11批次。

  同一产品交由不同机构检测,最终却在检测结果上互相“打架”。此事一出,业界震惊。周大生方面,已将矛头直指检测部门。业界甚至愤怒,谁为周大生们背书?

  然而,在黄金行业历练多年的周庭达,对于检测结果互相“打架”并不震惊。他道出其中秘密:“这个是在终端渠道做手脚,一般是顾客买到黄金饰品后,黄金拿走,但证签没拿走。终端商就可以拿这个证签挂在其他没有抽检的产品上面,一个证签可以重复使用。而下一批顾客看到其他没有抽检的产品也挂着这个证,于是放心买了这个黄金回去。”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罗湖分局稽查科科长李广斌告诉记者,如果是加盟商联手供应商,把顾客留下来的千足金证签套用到没有检测的黄金饰品,那就很难被发现问题了。

  周庭达表示,没有一家企业愿意拿石头去砸自己的脚,作为大型零售商,更加不愿意这样做,一旦出事后,毁坏的是企业辛苦建立起来的声誉。然而,“掺铱金”的事情为何还发生在行业老大周大生的终端环节?

  据记者了解,周大生为了抢占市场先机,近年来放缓直营店的开店速度,反而不断提速加盟商建设。目前,周大生公司拥有40个区域运营管理机构,营销网络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直辖市的300多个大中城市2007年至2012年5月,周大生加盟商数量和加盟店数量分别增加了7.5倍和4倍,创造了新的历史纪录。截至2012年5月,周大生突破2000家连锁店。

  周大生品牌部人士表示,周大生的直营店是所有的业务、财务、管理服务工作都要团队的员工执行落实每一个经营细节。而加盟商开店,周大生给予更多的是指导,使得加盟商在多个经营细节可以摆脱周大生的监控。

  周大生的掌门人周宗文认识到终端销售渠道放权之后的监管空白,为此提出要以“第二次创业的紧迫感”,积极改造旧的周大生模式。然而,周宗文的这起改造尚未来得及彻底落实,周大生就在这一时期摊上大事,终端销售环节的黄金饰品被检测出掺和铱粉。

  周庭达告诉记者,“这次造假事件发生后,毁掉的是周大生多年来辛苦积累的名誉。消费者再也难以相信周大生了,这对周大生的损失才是最大的。”危机当头,周大生公司的行业龙头地位岌岌可危。如今,周大生专柜全国大范围下架。据多家媒体报道,北京、南京、廊坊、南昌、兰州、长沙等地的周大生专柜已有部分黄金饰品下架。

  记者从周大生高层获悉,周大生公司已经进入IPO的关键环节,目前不接受PE投资。而在此时机,周大生被曝光黄金掺和铱粉事件,出现大量消费者退货,竞争对手趁此时机大肆抢占市场。一旦市场份额大幅缩减,周大生公司的IPO计划或难实现。

Related Posts

Comments are closed.